狂犬有疫苗,人心呢?(疫苗案全盘点) 长生生物的疫苗“造假”事件,再次刺痛了大家敏感的神经。

疫苗事件,刘强东也怒了


长生生物的疫苗“造假”事件,再次刺痛了大家敏感的神经。




今早热搜榜三个话题


同样作为一位父亲,京东创始人刘强东也没能忍住:



1

疫苗事件梳理




值得注意的是,两年前也曾被查出21万人份疫苗不合格。


除长春长生在去年11月被抽查出有252600支不合格百白破疫苗外,武汉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生也在同时段被查出有400520支百白破不合格疫苗。


澎湃新闻还发现,2016年长春长生另外还有一批21.0048 万人份的百白破疫苗因质量不合格被拒签。


附:近年来疫苗事件一览





2
100元疫苗,92元是利润,暴利超茅台


当前A股52家以疫苗为主营产品的上市公司,今年一季度销售毛利率平均数高于50%——已经超过A股大部分行业。其中,长生生物以91.59%的毛利率占据行业首位,比贵州茅台的毛利率(91.31%)还高。康泰生物和长春高新紧随其后。


长生生物把钱都花哪了呢?其中的大头是销售费用——5.82亿元,是研发投入的近5倍。


销售人人员25人,平均每人的销售费用2328万元。


研发人员153人,平均每人的研发费用79.73万元。


此外,上述高毛利疫苗企业中的几家巨头均曾陷入疫苗安全舆论危机。

  

2013年,康泰生物曾卷入婴儿接种乙肝疫苗致死事件;2016年的山东疫苗案中,国家食药监总局通报,9家涉嫌虚构疫苗销售渠道的药品批发企业中,沃森生物的子公司赫然在列。


割韭菜也还得等韭菜长大点,耐心点,让韭菜长长,好吗?


3

郑渊洁:我从1995年起就不信任一些疫苗


下面分享郑渊洁一篇旧文。


来源:郑渊洁官方新浪博客,收入郑渊洁著作《第一次写皮皮鲁》(1999年学苑出版社)

作者:郑渊洁(内容有删减)


1995年12月4日,读小学的儿子郑亚旗放学回家后对我说:“郑渊洁,老师让明天交18元钱。”


我说:“知道了。一会儿给你放在书包里。”


吃晚饭时,我无意问了郑亚旗一句:“交钱买什么?”


郑亚旗说:“打针。”


我警觉地问:“打什么针?”


他说:“预防针。”


我感到蹊跷。在我们国家,给孩子打预防针都是免费的,学校为什么收费给学生打预防针呢?熟知通过老师向学生推销商品内幕的我打了一个激灵,莫非药品或卫生防疫部门也知耻而后勇地打起了学生的主意?


我有一个原则,不管老师让我掏钱买什么没用的东西,我都酣畅淋漓地解囊。但是如果校方动通过往孩子身上注射药剂或口服药片的念头挣钱,我会殊死反抗。作为一个家长,当学校利用权力往你的亲骨肉身体里输入有可能毁了你的孩子的药物时,如果你不但不抗争保护孩子,反而提供经费,你还是父母吗?!


我向儿子要白皮书。老师每次收费都会给家长一张名正言顺的用白纸打印的信,我家戏称其为白皮书。儿子中止进餐从书包里将白皮书找给我看。白皮书上说是给学生注射“甲肝疫苗”。儿子从我的脸色上判断我可能会拒绝交费,他说:“我明天必须交钱。不带钱,老师会让我回家拿。”我说:“钱你照交,到打针那天,我给你请病假。这针咱们绝对不能打。谁为了经济目的往我儿子身上注射东西,我就跟谁拼命。”


我儿子后来说,他从来没见过我的脸色那么难看过。其实这个道理很简单:生养一个孩子不容易。


次日,我匿名给北京市教育局打电话,向他们询问最近是否在全市小学给学生注射甲肝疫苗,回答是否定的。保险起见,我又给北京市卫生局打了电话,答复依然是否定的。为了杜绝冤假错案,再保险起见,我又给儿子就读的学校所在的区教育局打了电话,答复还是不知道此事。放下电话,我浑身颤抖。家长将生龙活虎的孩子送到学校,难道孩子一进校门就变成了任人宰割的牲口?


当天晚上我向儿子宣布,打针那天你不用去上学了。我将调查结果向他通报。往常每逢我不忍心看儿子受应试教育摧残而弄虚作假给他写假条让他获得放风的机会喘口气时,他都比较高兴。而今天他问我:“其他同学怎么办?”


我没听明白,问:“什么其他同学?”


郑亚旗说:“既然你知道了我们学校打预防针是为了赚学生钱,针剂可能是伪劣产品,你干吗不救所有的学生?他们也是父母费劲儿养大的呀?”


我和儿子对视了足足两分钟一句话没说。我清楚我这次如果不制止他的学校给学生打甲肝疫苗,我这辈子甭想在他面前抬头做人了。


第二天,我以家长身份匿名给区教育局打了举报电话。放下电话,我担心区教育局忙于升学率疏忽我的举报,又给某电视台新闻部我的一位记者朋友打了电话,请他出面直接制止我儿子的学校擅自给学生打针。那朋友马上以电视台的名义给学校打电话,校方一听是电视台自然紧张,答复是打针系地区卫生防疫站通过校医联系实施的。记者朋友又给该卫生防疫站打电话核实,答复是此事纯属本站工作人员个人行为,没有接到文件。


次日,学校向家长退款。我再三叮嘱儿子,不能走漏是我破坏打针的风声,否则你在学校的处境会朝不保夕。儿子说当然得保密。


我不得不佩服记者的嗅觉。我以为事情已经完了,没想到几天后记者朋友来电话说,他继续调查了此事,甲肝疫苗一支才10元,学校敢收学生18元!他还说卫生防疫站可能是13元批给学校,学校每支干赚5元!他还说卫生部认可的生产甲肝疫苗的厂家有哪家哪家,其余的都是不合格药品。还说经他了解我儿子学校准备给学生注射的甲肝疫苗的生产厂家名不见经传。


点击继续阅读


上一篇:狂犬有疫苗,人心呢?(疫苗案全盘点)Ⅱ 长生生物的疫苗“造假”事件,再次刺痛了大家敏感的神经。Ⅱ
下一篇:疫苗事故已经过去了90年,澳洲5岁以下儿童接种疫苗的比例已经超过了93%,而澳大利亚政府的目标是95%。